瑞士有一种美食叫“霍乱”,名字挺吓人,背后故事却是这样的

Download

每到一个地方,除了欣赏那里的自然风光,感受当地的人文风情外,最不能或缺的就是品尝当地的特色美食和小吃了,在大饱眼福后,怎能不大饱口福呢?品尝特色美食,可让我们能更快速更深入地了解当地的饮食文化和民俗风情,何乐而不为?

此次瑞士之行,我就体验了很多当地传统美食。提到瑞士美食,很多人一定会想到奶酪、香肠、美酒、巧克力等。当然,相对于我们中国美食,瑞士很多美食在每一个“中国胃”游客眼中,都是不想再吃第二次的“暗黑料理”。瑞士人吃饭,一般有三道菜,第一道首先是汤,第二道是主菜,第三道是甜品。汤可稀可稠,主要食材是胡萝卜、土豆、洋葱、肉碎、面粉、黄油等,而且不同的汤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咸”。

提起瑞士美食,奶酪首当其冲。瑞士有450多种口味不同的奶酪品种供食客选择,以奶酪为食材的菜肴就更是变化多端,奶酪炸弹、烘焙奶酪切片、芝士蛋糕、烤奶酪,以及被誉为“瑞士国菜”的奶酪火锅……我吃的这道菜就是当地人非常钟爱的“烤奶酪”,也是瑞士瓦莱州本地最受欢迎的奶酪餐。人们用木炭火将其融化,与土豆、酸黄瓜或者白葡萄酒一起享用。烤奶酪不能当作主食,如急于填饱肚子,可搭个三明治一起吃。

而这道主食名字叫做“Cholera”,就是我们说的“派”,非常有特色。这位资深服务生上菜时候还给我们介绍了它的来历,这是一道起源于1830年霍乱流行期间特有的食物,1830年霍乱席卷欧洲,瑞士也不例外,当时人们不再敢上街,只好用家中现有的食材准备食物,于是创造出这种非常混搭的食物。

派通常都是用土豆、韭菜、奶酪、洋葱、苹果梨或培根,配上糕点放在烤箱中烘烤而成,如今即使顶级的厨师也会考虑像这样利用“剩饭剩菜”来创造出新的菜品。而在霍乱肆虐的时代,人们将家里所有的食材都混搭在一起烘培,一个“不得已为之”成就了这道经典的瑞士著名美食,深受当地人喜欢,他们还幽默地把其戏称为“霍乱”。

瑞士10个远离尘俗的高山平湖

微信截图_20161022160001

  

  特殊的地质构造运动,使得瑞士颇多高峡出平湖的自然风光。那些如碧玉镶嵌在山间的湖泊,波澜不兴,平滑如镜,倒映着天光云影、草木冰雪,加上四周高海拔的纯净空气、几乎没有屋舍的凡间烟火,宁静而神圣,让每一个来到湖边的人,都感觉领受到了一种荡涤尘埃、回头是岸的洗礼。

  “瑞士深度游”登临瑞士各处高山,与你一起造访10个远离尘俗的高峡平湖。


班阿尔卑湖(Bannalp)

  深蓝色的班阿尔卑湖位于英格堡山谷上方,海拔1587米,平静,安宁,对于寻求放松的人们产生不可抗拒的诱惑力。名为班阿尔卑湖的高山缆车可以让你不费吹灰之力到达湖边。


塔拉尔帕湖(Talalpsee)

  海拔1100米的塔拉尔帕湖,被誉为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山水风景。通常,人们从Filzbach搭乘缆椅,先抵达Habergschwänd,之后步行30分钟即可到达塔拉尔帕湖。湖边有个小型山林餐厅塔拉尔帕(Talalp),让你欣赏景色时更觉滋味浓郁。


红湖(Rote Seeli)

  海拔2575米的红湖在萨姆瑙(Samnaun)地区是十分罕见的自然景观。大量的野生海藻将湖水染成了红色。地下水为湖泊提供了水源。

  萨姆瑙恩地处瑞士、奥地利和意大利的三角地带,曾经是走私者的天堂,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徒步旅行爱好者和山地自行车骑手的度假胜地。冬季,萨姆瑙恩和伊施格尔(奥地利)的跨境冬季运动区域很受游客欢迎。而一年四季,精明的购物者们则从这个瑞士唯一免税的度假区赚得不少实惠。


坎德格伦德附近的蓝湖(Blauseeli)

  坎德格伦德附近的蓝湖自然公园是伯尔尼阿尔卑斯山上一颗闪耀的明珠:剔透如水晶般的碧蓝色湖泊坐落在这个20公顷无交通污染的自然公园中。湖泊中定居着阿尔卑斯山现存所有的鲑鱼品种。


利德阿尔卑的蓝湖(Blausee)

  利德阿尔卑的蓝湖(Blausee)位于海拔2207米处,从湖边能眺望到瓦莱州附近三个四千米以上的高峰——魏斯峰、 马特宏峰和多姆峰。通常,人们从利德阿尔卑(Reidalp)乘坐缆车再步行15分钟即可到达。


贝尔格湖(Seeberg)

  坐落在Diemtigtal之巅的贝尔格湖,海拔1831米,是个典型的高山湖泊,湖水清凉纯净,湖底则有着神秘玄妙的湖底暗流。这个自然保护区是人们消磨时光的著名去处,不仅吸引了徒步旅行者到来,还有骑行族们也前来观光。夏天时,湖泊附近的高山小屋可供游客休息。


德博伦斯湖(Derborence)

  18世纪一次巨大的山体滑坡造就了离锡永不远的德博伦斯湖。德博伦斯山谷恬静美好,是地质学家、植物学家和自然爱好者心驰神往之地。

  德博伦斯湖所在的莱迪亚布勒雷地区于1714年和1749年发生了两次巨大的山体滑坡。在此之前,此处山名为Rochers 或 Scex de Champ山,在犹如梦魇的巨大山体滑坡之后,更名为莱迪亚布勒雷山,意即“恶魔之山”。100多米的碎石淤泥堵塞山口,形成堰塞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认为这片湖泊是上帝的诅咒——为了夺回山上高地,上帝将危险的湖泊置于人们头顶。

  现在,莱迪亚布勒雷地区恬静美好,已经辟为自然保护基地,正是泥沙中丰富的养料养育了古老茂密的森林。现在孔泰的一条小路可以抵达该山谷。莱迪亚布勒雷山谷激发瓦勒度派(中世纪基督教的一支)查理斯•菲迪南德•拉缪兹撰写了同名小说。


托马湖(Lake Toma)

  托马湖被视为流经四国的莱茵河的源头,海拔2344米的托马湖位于自然保护区中间,湖水清澈透亮,缓缓流入峡谷。托马湖被列为瑞士著名景观之一,它也是瑞士国家级重点自然保护景观,湖水皆可饮用。

  从上阿尔卑山口沿着路标步行90分钟就能到达Badus峰之下的托马湖。路边和湖边随处可见各种花草:杜鹃花、龙胆草、雪山蔷薇、雏菊、白棉草等等。上阿尔卑山口的这片地区,也是瑞士莱茵河线路Veloland (自行车王国)的起始点。沿这条线路,人们可以沿着莱茵河直至巴塞尔,甚至更远去到北海海岸。附近的2间SAC小屋可提供食宿。


施瓦尔茨湖(Schwarzsee)

  施瓦尔茨湖,德语的意思是黑湖。传说自从有一个巨人在这里的湖水里洗过脚后,湖水就变得漆黑如墨。随着光景的变换,位于山间的施瓦尔茨湖也闪闪发光,五光十色,十分美丽,有的时候湖面碧蓝得甚至就像一颗美丽的绿松石般耀眼。施瓦尔茨湖富含硫磺,夏天的水温在摄氏22度。湖的四周散落着农场、住家和小旅馆,而由冰川形成的Brecca 峡谷以及这片地区充满野生气息、富有浪漫色彩的自然风景,都使得施瓦尔茨湖成为了著名的度假胜地。


坎德施泰格的厄钦嫩湖(Oeschinen)

  坎德施泰格的厄钦嫩湖是原生的山地湖,由3000米海拔之上的Blüemlisalp峰、Oeschinenhorn峰、Fründenhorn峰以及Doldenhorn峰上的冰川融水汇聚形成。

  厄钦嫩湖湖位于Blüemlisalp山脚下,海拔1578米,是阿尔卑斯山湖泊中较大的一个,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这里有丰富的植物群,比如兰花、龙胆草、雪绒花等,安然啃草的羊群、奶牛与山坡上的各种野生动物吸引着无数自然热爱者来到这里。

  从坎德施泰格有一辆敞篷列车开到湖的附近,游客们下了车,大概经半个小时走过一片草地和松树林就到了。无论是自然热爱者还是游泳或登山爱好者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乐趣。夏天,湖水的温度可以达到20摄氏度,这时的活动有划船与在滑雪道上骑车等等。到了冬天,这里最吸引人的是冰钓以及从湖泊到火车站3.5公里的滑雪运动。




【瑞士】巴塞尔:一座用时间雕琢的城市

12

高尔基说过:“世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易被后悔的就是时间。”时间对于巴塞尔来说可能就意味着一切,因为这是一座用时间雕琢而成的城市。

走进巴塞尔,耳边充盈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瑞士少数民族方言,那是历史的积淀;眼眸中略过的是边境小镇的秀丽风光,那是自然慷慨的馈赠。更重要的是,街边任何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你都能找到性价比超高的一款手表。

巴塞尔号称“钟表之城”,她因为记录时间而被时间打磨得光彩四溢,一年一度的“钟表业奥斯卡”巴塞尔钟表展就在这里,给全球爱表者精彩纷呈的演出。

QQ截图20160318171922

巴塞尔位于瑞士北部莱茵河畔,与法国、德国交界。她是瑞士最成功的的经济区、最好的会展中心,拥有最古老的大学、铁路和美术馆。莱茵河将巴塞尔分为大巴塞尔和小巴塞尔两个区。大巴塞尔号称“舌头国王”,用舌头伸向河对岸的小兄弟;小巴塞尔号称“桀骜大鸟”,用臀部指向对岸的大哥。这么一座融汇兼包的城市,不仅对瑞士,对整个欧洲都有特殊的意义。比如,巴塞尔的机场并不叫做“巴塞尔机场”,而是叫做“欧洲机场”。

在巴塞尔生活,只需要一张“巴塞尔卡”就可以享受80多项衣食住行的优惠。包括参观博物馆、动物园、剧院和歌舞厅,还可以免费乘坐摆渡船,享受30%的租车折扣,以及市内26家餐厅免费的开胃酒享受。这么一张神奇的“一卡通”却不同于世界其他地方的购买方式,“巴塞尔卡”必须以小时来计算。就像在巴塞尔,随处可见的“钟表精神”。

QQ截图20160318171942

世界上第一块手表出现在16世纪瑞士的日内瓦。当时那块表的售价几乎是天文数字,只供王室专用,是地地道道的奢侈品。因为王室高官都比较慵懒,不会给手表上弦,加之当时技术落后,设计精度很低,手表基本不具备计时功能,只是一种摆设。随后,来自巴塞尔的一位钟表匠发明了平衡弹簧,有效解决了手表运行中震动带来的精度不平衡。从此,“计时”成为了手表存在的新价值。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钟表成为了瑞士的国家象征。提起瑞士,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钟表。有史料记载:19世纪,全球钟表量2500万只,瑞士产量就超过了1600万只。但是到了20世纪,随着电子技术发展,瑞士制表业一度面临打击。“制作之都”日内瓦的产品销量持续下滑。“谁来卖表”成为瑞士人最大的难题。直到巴塞尔人用“三位理念”改变了钟表营销方式。

巴塞尔首先对瑞士钟表业进行了完整定位。20世纪70年代,瑞士很多钟表商组织都表示要搭上电子计时技术的末班车,改变以传统机械手工技术为主的生产业态。巴塞尔钟表协会对此坚决反对。他们认为,瑞士表在全球市场上定位就是高档机械自动表,这才能发挥瑞士钟表业优势。时任巴塞尔钟表协会会长说:“手表生产不能随波逐流,更不能放弃自己,消费者永远追求有价值的东西,市场永远不会抛弃有价值的机械表。”随后,整个世界的手表市场都在石英表领域残酷竞争,只有瑞士人还醉心于手工机械表,也因此,大量技术高超的工匠艺人来到瑞士,奠定了瑞士钟表业的核心竞争力。

除了定位,巴塞尔人对战略考量也是十分关键。“瑞士制造(Swiss Made)”这个战略就是巴塞尔一位钟表商提出的。当时,很多钟表企业都醉心于打响自己的品牌,而巴塞尔人却认为,品牌能吸引购买者,但是标出原产地更具说服力,还可以防止假冒伪劣商品。这种战略的结果是,瑞士很难按照知名度给消费者开列各种名气大小的品牌,但是每家瑞士手表厂家又都拥有一个或几个让大家耳熟能详的产品。这种战略一直持续至今。

当然,这并不是说巴塞尔人不重视品牌价值。相反,他们对品牌的包装几乎到了苛刻的程度。由于瑞士钟表业的名气,很多国家厂商都开始仿造瑞士产品。为了保护自家商品,巴塞尔人又第一个主张与欧洲各国签订保护知识产权的双边协议,如TRIP等。瑞士第一部《商标及原产地标志保护法》就是巴塞尔地方钟表协会联合发起的。

可以说,瑞士钟表业能够拥有今日的辉煌,“日内瓦生产+巴塞尔销售”是成功的秘诀。

QQ截图20160318172001

如今的巴塞尔钟表展最早只是巴塞尔图片展的一个钟表展区,1917年后,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壮大才有今天的规模。最初的巴塞尔钟表展只有钟表展出,后来很多顶级珠宝品牌也加入进来抢占市场,巴塞尔钟表展就变成了“巴塞尔钟表珠宝展”。

每年,观众除了看表、看珠宝,还会从时尚审美角度来看巴塞尔司仪。据巴塞尔钟表展主办方向见闻君介绍,很多司仪小姐都是世界超模,他们的服装从太空感到环保材料拼接,每一处细节都彰显巴塞尔人的精致细腻。每场钟表展中场休息时,这些司仪会和制表师、销售商、时尚界人士一起坐在会展演出厅,听着音乐、喝着美酒、聊着今年的流行趋势。那种惬意和慵懒,好像时间真的会定格在某一刻。

巴塞尔钟表展的会展中心是2013年建成的。设计师是土生土长的巴塞尔人赫尔佐格和德莫乌隆。这两位大师就是中国北京奥运场馆鸟巢体育场的总设计师。为了给家乡设计一座属于未来的钟表殿堂,他们和巴塞尔市政合作耗资4.3亿瑞士法郎,修建了如今14.1万平方米的豪华展厅,这堪称瑞士展览业历史上最大手笔的投资。赫尔佐格说:“巴塞尔爱钟表,更爱时间,我们希望用自己的设计帮助所有巴塞尔人留住生命里美妙的瞬间。”

因为这些巴塞尔人对钟表、对生活的付出,才造就了这么一座时间雕琢的完美城市。

 

— 来自华尔街见闻

一组图带你游遍巴塞尔特色景点

2

一组图带你游遍巴塞尔特色景点

文章來源:搜狐

巴塞尔(Basel)是瑞士巴塞尔城市州的首府,坐落于瑞士西北部,是一个仅仅只有约16万人口的小城市,位于莱茵河的上游。这条沉静的河流,是巴塞尔的母亲河。 在这里,观赏莱茵河的最好方式就是沿着河畔漫步,同时可以欣赏河岸两旁美丽的建筑。现在的巴塞尔,是一个每年春季都因钟表珠宝展览而在国际上出尽风头的城市。但是在表展之外,还有很多特色景点值得你驻足欣赏。

 巴塞尔一脚踩三国,位于瑞士、法国和德国的交界处,图中的船桨造型,国旗指向本国国土,完处是世界上最长的行人桥。

 巴塞尔市政厅,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塔尖镀金,墙上雕塑为罗马奖军,另装饰有不同时期的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