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巴塞尔:一座用时间雕琢的城市

12

高尔基说过:“世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易被后悔的就是时间。”时间对于巴塞尔来说可能就意味着一切,因为这是一座用时间雕琢而成的城市。

走进巴塞尔,耳边充盈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瑞士少数民族方言,那是历史的积淀;眼眸中略过的是边境小镇的秀丽风光,那是自然慷慨的馈赠。更重要的是,街边任何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你都能找到性价比超高的一款手表。

巴塞尔号称“钟表之城”,她因为记录时间而被时间打磨得光彩四溢,一年一度的“钟表业奥斯卡”巴塞尔钟表展就在这里,给全球爱表者精彩纷呈的演出。

QQ截图20160318171922

巴塞尔位于瑞士北部莱茵河畔,与法国、德国交界。她是瑞士最成功的的经济区、最好的会展中心,拥有最古老的大学、铁路和美术馆。莱茵河将巴塞尔分为大巴塞尔和小巴塞尔两个区。大巴塞尔号称“舌头国王”,用舌头伸向河对岸的小兄弟;小巴塞尔号称“桀骜大鸟”,用臀部指向对岸的大哥。这么一座融汇兼包的城市,不仅对瑞士,对整个欧洲都有特殊的意义。比如,巴塞尔的机场并不叫做“巴塞尔机场”,而是叫做“欧洲机场”。

在巴塞尔生活,只需要一张“巴塞尔卡”就可以享受80多项衣食住行的优惠。包括参观博物馆、动物园、剧院和歌舞厅,还可以免费乘坐摆渡船,享受30%的租车折扣,以及市内26家餐厅免费的开胃酒享受。这么一张神奇的“一卡通”却不同于世界其他地方的购买方式,“巴塞尔卡”必须以小时来计算。就像在巴塞尔,随处可见的“钟表精神”。

QQ截图20160318171942

世界上第一块手表出现在16世纪瑞士的日内瓦。当时那块表的售价几乎是天文数字,只供王室专用,是地地道道的奢侈品。因为王室高官都比较慵懒,不会给手表上弦,加之当时技术落后,设计精度很低,手表基本不具备计时功能,只是一种摆设。随后,来自巴塞尔的一位钟表匠发明了平衡弹簧,有效解决了手表运行中震动带来的精度不平衡。从此,“计时”成为了手表存在的新价值。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钟表成为了瑞士的国家象征。提起瑞士,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钟表。有史料记载:19世纪,全球钟表量2500万只,瑞士产量就超过了1600万只。但是到了20世纪,随着电子技术发展,瑞士制表业一度面临打击。“制作之都”日内瓦的产品销量持续下滑。“谁来卖表”成为瑞士人最大的难题。直到巴塞尔人用“三位理念”改变了钟表营销方式。

巴塞尔首先对瑞士钟表业进行了完整定位。20世纪70年代,瑞士很多钟表商组织都表示要搭上电子计时技术的末班车,改变以传统机械手工技术为主的生产业态。巴塞尔钟表协会对此坚决反对。他们认为,瑞士表在全球市场上定位就是高档机械自动表,这才能发挥瑞士钟表业优势。时任巴塞尔钟表协会会长说:“手表生产不能随波逐流,更不能放弃自己,消费者永远追求有价值的东西,市场永远不会抛弃有价值的机械表。”随后,整个世界的手表市场都在石英表领域残酷竞争,只有瑞士人还醉心于手工机械表,也因此,大量技术高超的工匠艺人来到瑞士,奠定了瑞士钟表业的核心竞争力。

除了定位,巴塞尔人对战略考量也是十分关键。“瑞士制造(Swiss Made)”这个战略就是巴塞尔一位钟表商提出的。当时,很多钟表企业都醉心于打响自己的品牌,而巴塞尔人却认为,品牌能吸引购买者,但是标出原产地更具说服力,还可以防止假冒伪劣商品。这种战略的结果是,瑞士很难按照知名度给消费者开列各种名气大小的品牌,但是每家瑞士手表厂家又都拥有一个或几个让大家耳熟能详的产品。这种战略一直持续至今。

当然,这并不是说巴塞尔人不重视品牌价值。相反,他们对品牌的包装几乎到了苛刻的程度。由于瑞士钟表业的名气,很多国家厂商都开始仿造瑞士产品。为了保护自家商品,巴塞尔人又第一个主张与欧洲各国签订保护知识产权的双边协议,如TRIP等。瑞士第一部《商标及原产地标志保护法》就是巴塞尔地方钟表协会联合发起的。

可以说,瑞士钟表业能够拥有今日的辉煌,“日内瓦生产+巴塞尔销售”是成功的秘诀。

QQ截图20160318172001

如今的巴塞尔钟表展最早只是巴塞尔图片展的一个钟表展区,1917年后,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壮大才有今天的规模。最初的巴塞尔钟表展只有钟表展出,后来很多顶级珠宝品牌也加入进来抢占市场,巴塞尔钟表展就变成了“巴塞尔钟表珠宝展”。

每年,观众除了看表、看珠宝,还会从时尚审美角度来看巴塞尔司仪。据巴塞尔钟表展主办方向见闻君介绍,很多司仪小姐都是世界超模,他们的服装从太空感到环保材料拼接,每一处细节都彰显巴塞尔人的精致细腻。每场钟表展中场休息时,这些司仪会和制表师、销售商、时尚界人士一起坐在会展演出厅,听着音乐、喝着美酒、聊着今年的流行趋势。那种惬意和慵懒,好像时间真的会定格在某一刻。

巴塞尔钟表展的会展中心是2013年建成的。设计师是土生土长的巴塞尔人赫尔佐格和德莫乌隆。这两位大师就是中国北京奥运场馆鸟巢体育场的总设计师。为了给家乡设计一座属于未来的钟表殿堂,他们和巴塞尔市政合作耗资4.3亿瑞士法郎,修建了如今14.1万平方米的豪华展厅,这堪称瑞士展览业历史上最大手笔的投资。赫尔佐格说:“巴塞尔爱钟表,更爱时间,我们希望用自己的设计帮助所有巴塞尔人留住生命里美妙的瞬间。”

因为这些巴塞尔人对钟表、对生活的付出,才造就了这么一座时间雕琢的完美城市。

 

— 来自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