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艺术之城 | 斯德哥尔摩:北欧的威尼斯

53

【 100% 斯德哥尔摩 】

梳了像米老鼠耳朵的发髻,双眼正上方还贴了个类似乾坤的“额头饰”。瑞典最著名的饶舌歌手JOY戴了好几条金链子,白胸罩搭配白热裤、白网丝袜,站在一辆具有DJ调音台功能的汽车前以惊人的肺活量拉开嗓子高唱。

这是绝对艺术奖 (Absolut ArtAward)的庆功派对。绝对艺术奖是由瑞典品牌绝对伏特赞助,在瑞典艺术界,绝对艺术奖的重要性完全可以诺贝尔奖匹敌,“绝对”虽然来年举办,但是诺贝尔没有艺术!

△ 2015 绝对艺术奖典礼及晚宴现场 25 September 2015/Photo: Roberto Chamorro Courtesy: Absolat

主办单位从全世界邀请了80位策展人、媒体、艺术评论家到斯德哥尔摩这个满街俊男美女的城市。艺术风云人物安瑞·萨拉(Anri Sala)、Rirkrit Tiravanija都曾得过此奖,虽然这个奖项只有6年的历史。德国文献展策展人卡罗琳·克里斯托夫-巴卡尔基耶夫(Bakargiev 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 )、上任威尼斯双年展策展Massimiliano Gioni都担任过评审主席。 绝对艺术有两个奖项,得奖的艺术家有€20,000奖金,外加€100,000的作品制作和展览开销。另外一项是艺术文学创作。得奖人获得€20,000奖金,以及€25,000补助来完成和出版新书。让得奖人在不受商业、经济的约束之下,自由创作。今年由美国艺术家法兰西斯·斯塔克(Frances Stark) 和英国艺术评论家兼策展人马克·勾德弗瑞 (Mark Godfrey) 两人获奖。

和颁奖典礼一样重要的是1983年出生的瑞典艺术家伊利亚·卡瑞拉姆皮(Ilja Karilampi) 所设计的、从市中心一个十分隐秘的地下停车场改装而成的《总统套房》艺术酒吧。一进到停车场就能看到有家叫做Mehmets’ Livs’的便利商店,一位看似无聊透顶的店员坐在柜台后贩卖进口休闲食品、糖果、奇怪的冷饮、洗浴用品,还有艺术家的作品。穿越便利商店,通过秘密入口,就进入一个犹如私营的非法酒吧《总统套房》。酒吧内到处是扭曲的霓虹灯、反光镜墙、树脂玻璃和铝制浮雕、UV标志、贴花、贴纸和铜标牌。看似杂乱,其实都是艺术家精心的创作。除此之外,艺术家还特别调配了“斯德哥尔摩之夜”、“总督岛”等瑞典口味的鸡尾酒,其中最奇怪的是盛在小酒杯内,利用伏特加、香菜、茴香调配而成,喝起来像漱口水与感冒药综合剂的“H00dumentary”。

【 新旧并存的都市 】

有“北方威尼斯”之称的斯德哥尔摩是欧洲少数没有受到二次世界大战袭击的首都。市中心内不论是16世纪的古典建筑,或是 20世纪的现代建筑都完整无暇,运河、古迹,美不胜收。一般而言,除了绝对艺术颁奖,平静、稳定是这里的特征,但是,这是有质量的平静,当地人对斯德哥尔摩的艺术、文化环境十分骄傲,这里虽然没有像伦敦、纽约的市场,或是柏林的艺术家聚集,但是艺术机构(不论是国立还是私人)在推动现、当代艺术扮演了的绝对性的角色。

✦ 国立美术馆 ✦

现代美术馆

Moderna Museet

1958年创立,严格说来瑞典国立美术馆比欧洲许多城市更早关注当代艺术。拥有全球最多Duchamp“复制品”的收藏,但它们可不是山寨版,都是Duchamp本人亲自授权的“现成艺术”(Readymade)。Olafur Eliasson个展最近刚刚开幕,轰动异常!

△ Olafur Eliasson 展览现场

Sprits 美术馆

Spritsmuseum

在尤尔格丹岛上由18世纪的海军建筑改建的 Sprits 美术馆 (Spritsmuseum)是世界少有以酒为主的美术馆。绝对伏特加在2008年将所有收藏,由550位艺术家创作的850件艺术品委托捐Sprits美术馆管理,让酒精添加的艺术,更容易醉人。

西奥美术馆

The Thiel Gallery

位于Sprits 美术馆附近,有一栋瑞典金融家ErnestThiel邀请建筑师Ferdinand Boberg设计,在1907年完成的豪宅别墅。Thiel的太太Anna Josephson来自是瑞典出版世家Bonnier,通过她,Thiel结识了许多当时著名的艺术家与作家,还爱上了他太太的好友,一位貌美动人的寡妇Signe Hansen。 Thiel 决定和他太太离婚,另娶Signe Hansen。Signe Hansen对Thiel影响极大,他开始阅读尼采,德国出生长大的他甚至将尼采的著作翻译成瑞典文,由他前妻家族拥有的Bonnier出版社出版。他的私人收藏也反映出尼采的精神,收购当代艺术,瑞典艺术家安德斯·佐恩(Anders Zorn)、卡尔·拉森(Carl Larsson)、普林斯·尤金(Prince Eugen)、奥古斯特·斯特林堡(AugustStrindberg)、梵高(van Gogh)、高更(Gauguin)、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雷克(Toulouse-Lautrec)、维亚尔(Vuillard)、罗丹(Rodin)以及挪威最著名的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Thiel到德国都市魏玛(Weimar) 研究尼采文献时结识了当时住在魏玛的蒙克,两人立刻成为好友,也就是因此,今天Thiel美术馆中有这么多精彩的蒙克作品。

△ 西奥美術馆外观,Tord Lund攝影

斯堪森

Skansen

斯堪森是所露天建筑博物馆。但是不同与传统博物馆,这里展出“实品屋”,将瑞典国内各个地区,各个时代的建筑全部搬过来展示,俗气中显露出博物馆难见的温馨,平易近人。这里还有充满北欧动物的动物园、一个完全发挥利用的瑞典乡村、村内还有教导玻璃吹制技术的工作室以及面包店。

米勒公园

Millesgården

这是位于Lidingö 的雕塑公园,距离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只有20分钟的车程,这里是瑞典雕塑家Carl Milles和他画家夫人Olga Milles在1908年建设的家园,并于1936捐给国家。在今天,米勒公园集美术馆、艺术家之屋、古董收藏、雕塑公园、美术馆、商店以及餐厅为一身。天气温暖的时候,总是吸引了许多游客及艺术爱好者。

私人美术馆

Magasin III

属于瑞典企业Proventus AB旗下的独立文化机构。著名的策展人David Neuman在1987年向ProventusAB总裁Robert Weil建议设立一个艺术实验室,委托艺术家为Magasin III的展览创作新作,Magasin III会从这些新作中挑选收藏。从James Turrell 到Mona Hatoum,Magasin III 不但拥有北欧最大的私人收藏。而且定期举办非常精彩的展览。目前展出奥地利艺术家Markus Schinwald的个展以及群展。位于斯特哥尔摩的免税港地区的Frihamnen,这里还有很国际化的咖啡,新鲜烘烤的日式糕饼。

△ Markus Schinwald, 2015展览期间与瑞典皇家芭蕾合作演出,摄影HansNilsson

△ 法国艺术家Louise Bourgeois的展览作品Jambes Enlacées, 1990 (detail) Photo Anna Kleberg

邦尼艺术中心

Bonniers Konsthall

艺术中心源于珍妮特·邦尼(Jeanette Bonnier )在1985年为纪念女儿玛丽亚·邦尼·达赫林(Maria Bonnier Dahlin)而创办的玛丽亚·邦尼·达赫林基金会。邦尼集团是斯堪的纳维亚最大的传媒之一,企业包含日报、杂志、书籍、电影及电视。家族已经有超过两个世纪的艺术赞助记录。

基金会每年给一位瑞典艺术家颁发奖励补助金。到了2006年决定创立邦尼艺术中心。离斯德哥尔摩中央车站只有数分钟的距离,艺术中心由建筑师约翰·凯尔辛(Johan Celsing)设计,是一幢电熨斗形状的玻璃建筑,现已成为城市重要的地标。 2006年艺术中心开幕,首先展出了过去曾经获得基金会奖励所有艺术家的群展。除了展览之外,艺术中心还与瑞典以及国际上其他文化机构进行展览、教育项目、出版、研究等交流与合作。曾经在此展出的艺术家有Cecilia Edefalk、Karin Mamma Andersson、Jacob Dahlgren 以及Gunnel Wåhlstrand等人。

△ 邦尼艺术中心建筑外观

△ Ylva Ogland展览现场,攝影Per Kristiansen

艺术之屋

Kulturhuset

艺术之屋是一栋位于市中心、1974年完成的玻璃建筑,这里曾经是瑞典的国会,也是北欧最大的艺术中心之一,图书馆、剧院、辩论会、展览、电影院、餐厅、舞蹈及音乐表演,应有尽有。曾经展出亨利·莫尔(1975)、波伊斯(1978)、弗里达·卡洛和提娜·莫朵蒂(1982),布尔乔亚 (2002)、小野洋子(2006)、萨利.曼恩(2007) 以及米格尔·里奥·布兰科(2011)等艺术家的个展。

✦ 独立艺术机构 ✦

INDEX 基金会

位于市中心,至今40周年。基金会是斯堪的纳维亚最重要、历时最久的当代艺术中心之一。这里邀请年轻艺术家为基金会专门创作新作,以及为上一代的艺术家以崭新的方式呈现,重新诠释他们的作品。在许多艺术家还没有成名之前,INDEX就已经为他们办过展览,像Eija-Liisa Ahtila 、Wolfgang Tillmans 和Elmgreen/Dragset等人。这里也重新介绍在过去几十年非常重要,但目前被遗忘的艺术家,为他们在历史上重新定义。这些艺术家包括了Sture Johannesson与J O Mallander等人。无可争辩的,INDEX是斯堪的纳维亚艺术界的关键机构。

C艺术中心

Konsthall C

位于斯特哥尔摩郊区的Hökarängen,由艺术家Per Hasselberg与当地市议会共同成立于2004年,C艺术中心不仅仅是当代艺术中心,还是1949年建筑师David Helldén所设计的洗衣店。

✦ 中小型当代艺术机构 ✦

Klister在瑞典文的意思是“胶水”,是2012年为结合中小型当代艺术中心所创办的机构。它的目的是推广艺术中心在社会、机构中所扮演的实验与讨论的平台,其中的会员有位于Sundbyberg的穆拉布公园、Botkyrka美术馆、Borås美术馆、Gävle艺术中心、Skövde艺术中心以及位于Gothenburg的Röda sten in。

Tensta 艺术中心

Tensta Konsthall

Tensta艺术中心创立于1998年,与斯德哥尔摩成为欧洲文化之都同一年。距离市中心20分钟的车程,种族隔离问题严重的低收入郊区。它属于当地基层机构,所谓的“远郊项目”。创始人Gregor Wroblewski是一位艺术家兼社会工作者。艺术中心位于Taxingeplan的一栋商场,面积大约700㎡的地下储藏室。2011年,Tensta艺术中心开始积极参与国际当代艺术交流项目。最近的展览有《抽象的可能性:斯德哥尔摩效益》、《WadeGuyton》、《Mai-Thu Perret》、《WalidRaad》和《Haegue Yang》等国际艺术家个展。

马拉布公园美术馆

Marabouparken

位于Sundbyberg的Bällsta 河畔,这个公园建于上世纪的50年代左右,主要为马拉布工厂员工提高休闲景观公园。2010年在公园内的可可实验室设立美术馆,展出瑞典以及国际艺术家的作品,同时透过艺术家、当地居民、基金会委员之间的互动,参与当地创作项目。这里结合了美术馆与公园、历史与当代、公共与退隐、逃离现实与社会参与各种可能。

IASPIS

1996年创利的IASPIS 是瑞典艺术教育资助委员会为视觉艺术家和设计师设立的国际项目。它为瑞典艺术家和设计师提供与国际机构、艺术家、群众以及艺术市场的交流,进而协助创作及事业上的发展。其中包含文化交流,为瑞典艺术家在国内与国际提供驻村项目、拜访活动、公共项目,从国际的角度来制定和探索当代视觉艺术和设计的热点问题。在瑞典一共有12个驻村项目,其中9个位于斯特哥尔摩,其他3个分别在Gothenburg、Malmö 与Umeå。另外在国际上还有8个驻村项目,分布在北京、柏林、开罗、景德镇、伦敦、纽约、东京与墨西哥城。 IASPIS 每年还邀请国际策展人、学者前来瑞典,与当地艺术家建立接触,提供机会发展。除此以外,还为大众及专业人士举办各式各样的研讨会。

✦ 商业画廊 ✦

Andréhn Schiptjenko 画廊

代理 Annika vonHauswolff、Gunnel Wåhlstrand、PerB Sundberg等重要的瑞典艺术家

GallerieNordenhake 画廊

这家画廊在柏林也有分部,代理SirousNamazi、Paul Fägerskiöld and Miroslaw Balka等当地及国际艺术家。

Belenius/Nordenhake画廊

这是一家年轻,有实验精神的画廊。与年轻艺术家如设计绝对酒吧的Ilja Karilampi 以及 Simon Mullan合作。

Anna Elle 画廊

由两位女老板设立,这家画廊与一群很有意思的艺术家,包含Olof Inger 与Emil Westman Hertz等人合作。

艺术博览会

2006年由一群画廊合作创立的艺术博览会,每年4月下旬举行,以展出瑞典、挪威、丹麦、冰岛和芬兰重要画廊为主,吸引国际人士对北欧当代艺术的瞩目。

【 专访 】

SCOPE:请谈谈你的背景?

DN:我在斯德哥尔摩长大,成长过程充满了文学、艺术及音乐。我8岁时从现代美术馆买了一堆明信片,开始我第一个策划的展览,我不时重新布置。大学时我选择了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但经过两个学期之后我决定转到斯德哥尔摩大学主修社会学与心理学。几年后,在1978年我搬到了纽约,在纽约大学主修艺术治疗。从那时开始我就经常到画廊,1983年我和我的艺术家太太Amy Simon合作开设一家画廊,经营整整10年。

你是怎样开始MAGASIN III的?

DN:我希望在斯德哥尔摩展出我在纽约看到的艺术,所以在1987年设立了MAGAZIN III 来填补这个缺陷:让斯德哥尔摩的民众有机会接触到最好的当代艺术。

请描述在当时斯德哥尔摩的当代艺术环境?

DN:在当时,现代美术馆是唯一的当代艺术环境,他们控制了所有的制度。我们希望创造一个不同的空间,成为国内与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重要艺术平台。

MAGASIN III 这些年来如何经营与发展?

DN:我们是斯堪的纳维亚最大的私人艺术基金会之一。这一切都要感谢Robert Weil先生。将近30年来,Magasin III 邀请了不同艺术家前来发展、交换、试验他们的创作概念。我们总是从一个想法开始,几乎不会怀疑“这是否可能?”原因可能是透过收藏,我们已经与艺术家建立非常密切的关系。在一开始时,我们只有一个展厅,现在有将近2,000 平方米的空间让我们使用。不但在Magasin III,我们也在斯德哥尔摩其他地点,甚至国外寻找有意思的展览机会。

出借作品是我们机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在过去25年来,我们将收藏出借给世界各地的美术馆。我们也和其他美术馆合作,像现在的展览《Like A Prayer》就有一些作品来自斯德哥尔摩的“The Museum of the Mediterranean and Near Eastern Antiquities”。我们的策展人对从历史的角度来探讨当代艺术非常感兴趣。

瑞典艺术圈有哪些特色?

DN:斯德哥尔摩在过去5到10年之间有很大变化,当我们1987年设立时,我们几乎是唯一的当代艺术机构,今天有十分活跃的商业画廊、私人赞助机构以及展览空间。

斯德哥尔摩的艺术旺季是那一段时间?

DN:斯德哥尔摩艺术周通常在每年的4月份举行。在当时有MARKET、 Supermarket、艺术书籍以及摄影等艺术博览会, 在都市到处也有独立策划的艺术活动。

瑞典艺术家、画廊和艺术机构所面对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DN:过度商业化对艺术家以及赞助的机构是个很大问题。 在同时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私人收藏家以及赞助人。这些态度的改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瑞典似乎朝着正确的方向进行。

瑞典政府如何向国际推广当地的艺术?

DN:瑞典艺术赞助委员会为前来瑞典的艺术家与设计师提供工作室,并且协助他们与当地的艺术家接触,发展合作机会。瑞典艺术委员会Kulturrådet和瑞典学员The Swedish Institute也会为国际文化交流项目提供有限的赞助金。

如果你不住在斯德哥尔摩,你会选择哪一个城市?

DN:我一年在斯德哥尔摩、纽约以及特拉维夫等三个地方的时间都差不多。我参与特拉维夫的艺术圈已经有25年的时间,希望在这个充满纠纷问题的地区寻找更持久的和平解决,文化有可能创造持久,令人惊讶的桥梁。

– end –

scope艺术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