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加斯兄弟的宣誓》——法国画家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 Louis David, 1748年—1825年)

mhyb041
mhyb041
布面油画
1784年
330cm×425cm
法国,巴黎,卢浮宫
法国画家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 Louis David, 1748年—1825年)生活在洛可可风格仍然流行的时期,他的启蒙老师是他的一位亲戚,也就是《浴后的狄安娜》的画家布歇。然而,成熟期的大卫却开启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艺术道路。英国艺术史家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 Clark)将现代绘画的起源追溯到大卫这里,因为从他开始,艺术家建立了一种与政治的新型关系,包括对于他作品的解读,也往往被赋予现代政治的含义。为什么这样说呢?还是从这张《荷加斯兄弟的宣誓》谈起吧。
大卫曾就读于法国皇家美术学院,专攻历史画,毕业时获“罗马大奖”,得到赴意大利游学的机会,在那里,他终日陶醉在古典艺术的世界中,着迷于精确、典雅的形式,1784年,受皇家居住管理委员的委托,身在罗马的大卫创作了这幅名作。无论从内容到形式,它都代表着大卫对古典的理解和崇敬。
画面描绘了公元前7世纪发生在古罗马的一个故事。罗马城邦与伊特鲁里亚的阿尔贝城邦发生争战,延续多年未有结果,最后双方决定从各自的城邦中选派三名勇士进行决斗,谁胜利了,谁就有权获得对方城邦的归属。由于在城中享有很高的声望,罗马这方将重任落到荷加斯家族的三个兄弟身上,而对方则选中了居里亚斯兄弟。这是个不幸的消息,因为这两个家族虽然属于不同的城邦,但私下里却有很深的联姻关系。荷加斯兄弟中的一位妻子是居里亚斯兄弟的妹妹,而居里亚斯兄弟将要迎娶的未婚妻又是荷加斯兄弟的妹妹。无论哪方获胜,她们都将失去自己的丈夫、兄弟。可是,在崇尚武力的国家利益面前,个人与家庭的幸福只能做出让步。在双方的对阵中,只有荷加斯兄弟中的一个人活了下来,而他最终又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妹妹,因为她向法庭控告他是谋杀了未婚夫的凶手。悲伤的老父亲恳请国王看在浴血奋战的分上宽恕自己的儿子,国王经过再三考虑终于首肯。
大卫最初处理这一主题时,选取了老荷加斯在罗马人民面前为儿子辩护的情景。对国家暴力提出反抗的女儿已经被刺倒在台阶上,而年轻的战士仍然雄赳赳地挺立着,没有一丝犹豫和悔改。在最终的作品里,画家安排了三兄弟出征前进行宣誓的情景:老荷加斯身披红袍,占据画面中心,向儿子们递出三把利剑。他的前方是坚毅而果敢的青年战士们,他们团结一心,有节奏地伸出单臂,发誓如果不能凯旋归来,也要战死沙场。而在老荷加斯的身后,是三兄弟的母亲、妻子和妹妹,她们如同古希腊的雕塑,倚在那里,与男子的决心和英雄气概相比,显得意志消沉而软弱无力,还不能接受命运的悲剧。画家完全按照古典的原则来布局和塑造形体:构图均衡而有节制,背景中的拱圈结构和柱式是罗马文明的标志,它们将战士、父亲、女子三组人物分别框在三个门洞里;为了精确地表现出历史感,大卫专门找来了古代的头盜、兵刃和服饰,并请人做模特,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描绘。至今,还有大卫创作这张作品时的素描稿保存下来,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画家在比例、结构、空间等方面做得多么一丝不苟。
作品完成后,首先在大卫的工作室里展出,立即引起各方面的关注,就连罗马教皇也忍不住前来观看。它的简洁、明晰与叙事完全不同于洛可可风格的繁缛、华丽,被认为是新风格开始的标志,人们习惯于将之称为“新古典美”。可是,仅用“古典”一词还无法解释大卫作品的全部意义,关键还要考虑那个“新”字。大为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题材?为什么要以态度鲜明的形式来表现?这不得不联系到当时法国的社会背景。作品创作的时期,已经是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夕,人民、自由、主权、国家利益等等这些与近代民族国家有关的政治概念开始被广泛认同和熟悉。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推测,在当时的观众面对这幅作品时,他们会和画家一样,用自己时代的概念来解读历史本身。尽管画中的人物、道具严格遵循了古代的标准,但它所传达的爱国精神却是在近代的条件下被抽象出来的。与古典的联系与其说是形式上的,还不如说是画家希望在传统中找到一种为自己辩护的合法性。除了这张《荷加斯兄弟的宣誓》,大卫还连续创作了另外两幅《苏格拉底之死》和《布鲁图斯》,一张描绘为坚持自由和真理而死的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一张表现为维护共和国利益而处死亲生儿子的罗马国王布鲁图斯,都是借助古典的英雄形象而阐发了新兴的政治意识。在它们的对立面,是壁垒森严的社会等级,是为了确保特权而不惜出卖人民利益的腐朽王朝。因此,大卫的这些作品被认为是在传达一种“新”的社会理想,也预示着一场规模浩大的、以推翻君主专制为目标的群众性革命即将爆发,而这场革命往往被认为是世界近史开端的标志。
新古典主义
19世纪初从法国兴起的一种绘画风格,以严谨清晰的结构和素描关系著称。代表人物有大卫、安格尔等。